官网 官网.cc www.gw01.cn www.chinagw.net.cn
新闻 国际 政务 军事 本网 趣味  官网 中国 部委 国企 联盟  政务 访谈 为官 高官 百态 赏析  公文 写作 代写 
城市 农事 金融 交通 通讯 地产  卫生 招商 电能 矿业 商街  企业 旅游 科技 学校 产品 藏宝  传媒 美食 人物
查询 法律 火车 飞机 地图 天气  休闲 读书 星座 游戏 音乐  论坛 微博 空间 留言 批评 检举  信息 广告 商城
gw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 > 为官之道 >

老新闻:情铸铜宝山——记心系贫困农民的好干部聂高建

时间:2014-11-12 09:52来源:官网 作者:刘洪进、鲁邦国、李春
情铸铜宝山记心系长阳的好干部聂高健 作者: 刘洪进 鲁邦国 李春明 铜宝山边,铜宝山穷! 五十七条光棍汉夜夜折腾在这冰凉破旧的被卷里,山里的大姑娘知是人贩子却愿意跟着走,男儿明知出门难,还是有不少人跑下山聂高健,你土生土长在铜宝山。当你从山里走

情铸铜宝山——记心系长阳贫困农民的好干部聂高健

  作者:刘洪进  鲁邦国  李春明
 
铜宝山——边,铜宝山——穷!
五十七条光棍汉夜夜折腾在这冰凉破旧的被卷里,山里的大姑娘知是人贩子却愿意跟着走,男儿明知出门难,还是有不少人跑下山……聂高健,你土生土长在铜宝山。当你从山里走向军营,又从军营回到家乡,他上升你养你的土地时,已步入而立之年,这时,你当上了高家堰镇的武装部长,端起了铁饭碗,然而你却困惑了,为铜宝山的窘态而困惑,你叹息……
         
          家乡哟,为何这样缓慢爬行?
 
铜宝山是鄂西南长阳土家自治县高家堰镇的一个边沿山村,与宜昌相联,平均海拔千余米,山回路转,偏僻闭塞。论面积,村头村尾12公里,是长阳面积最阔的村;论人口,全村仅258人,比解放初还减少两人;论收入,到1998年,人均还只有240元,在县内穷得最响。
经过村访,你聂高健眼里的铜宝山,已没有了童年梦中的斑斓,“贫穷落后”四个字真实的真实地展示在你面前;村里的肌体上有六个“贫困痛”:一个是交通难。山道崎岖,买一盒火柴也要跑几十公里,背篓打杵,是进山门的运输工具;二是治病难。小病慢慢熬,急病难抬到,一人有疾全家忧;三是照明难。油灯伴孤夜,时常打瞎摸;四是加工难。人吃口粮靠石磨,牛吃饲料靠刀剁;五是上学难。一个学校一间房,10张破书桌,夏无开水,冬无火;六是办事难。开会买不起记录纸,干部一年到头无工资,一年难办几件事。
“六难”如六山。你苦苦思索着:一个武装部长,在和平时期如何办实事,如何把尚武与兴村富民结合?你知道,铜宝山没少给救济,但越救济越有依赖心,越济越无脱贫日。当部长,搞遥控指挥,只说不干,这样鞭长莫及,不行!驻点帮助,没有实权,同样不能解决问题。突然,你脑海里蹦出一个念头,直接下村当书记,不赶走贫困不下山!
这是大胆而又全新的念头。1989年初,当你的第一份申请递上去的时,你同时也成为众矢之“的”。有人说你傻:“镇上有平房,妻子儿子在身旁,铁饭碗敲得叮当响,何苦?”有人说你图名图利,刻钟人都知道,当村支部书记比当部长还矮几“格”。你,是个说一不二、想办就要办到的汉子,一切劝解、责难都化为脑后烟云。
一次、二次、三次……申请书情切志坚。
19904月,镇党委和县人武部经过一年多的权衡、讨论,认为你聂高健的思想路线符合改革精神,于是批准了你的请求,并任命你为铜宝山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
接着,你拿出了治穷方案:一年修路,二年起步,三年致富。同时,制定了“十个一”的具体规划。“十个一”是:一条公路,一个商店,一个卫生室,一个加工厂,一百亩茶园,一百亩板栗,一百亩烟,一个好的领导班子,一条预备役新路子,人平均收入增加一百元。这是一个令人咂舌的规划,镇党委要你减几条,你却立下军令状:“不实现规划,绝不下山!”你决议要在——
         
荆棘中劈开一条光明路……
 
199094,你戴着镇党委书记李盈奕亲手挂上的红花,记着“戴花下去,结果归来”的嘱托,踏上了云雾缭绕的铜宝山。
要快富,修公路。你放下行李,没有歇息,便走村串户,发动修公路。
“铜宝山若通了公路,我脑袋剁下来当尿壶!”当你的修路方案一出台,流言也出了笼。
人们的担心是有道理的。要容易,路早就通了,你知道,这是一条布满荆棘的路。但你凭借部队学得的测量、爆破、机械等多种技能,以及军营里练就的勇往直前,不畏难险的顽强品格,你没有胆怯。
无资金请人测量,你约了名退休教师当助手,土法上马,穿荆棘,爬陡崖,自己测量。衣服被石子树桩撮得大洞小眼,脸上、手上被刺钉划得伤衡累累,但你们的辛苦却为工程节约了4000多元开支;没有钱买钢钎炸药,你好话说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终于找供销部门赊回了750公斤炸药,又以私人名义找47户人家借款4700元现金。918,铜宝山响起了第一排炮声。这炮声,是对贫困的第一次轰炸。
由于公路现在岩山上经过,不几天炸药炸完了,眼见工程要停,派出借钱的会计跑了几天没有着落,你眼里急得冒火,狠下心,把自己的房屋作抵押,从银行提出贷款4500元,你的行为感动了县交通局长魏少臣,拨给一万元支持你。为节省,你亲手装药,生怕浪费一两,为节省,你连哑炮的药,也要挖出来再用。
公路要从宜昌县天堰村经过,涉及到23个农户的田、林、路。有个别农户想借此捞一把,百般刁难,你总是不厌其烦地做好工作,好言好语说服。有的农户喊缸里没水了,你不顾身患肺病,操起扁担,就给别人担上一水缸;有的农户喊缺柴,你就背着背叉斧头上山给弄一捆。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终于将责骂挑成了同情,把阻力背成了合作,整个工程下来,只用去70元的补偿费。
你是指挥员,有是放炮手,是技术员,又是开挖工,在工地,谁也说不清你的身份,你天发白就起床放炮排险,白天跟班挥锹执锤,夜间还在做群众工作,啃红薯、喝山水、睡地铺,你面前,有道不完的艰难困苦。
板壁岩是整个工程的“拦路虎”,拔地悬空,刀削斧劈,似一块门板,炮眼要用绳子吊在半壁中打,在这种地方,劈一条150长的公路,其难度可想而知。有人断言:“这里是个办丧事的地方。”你说:“要伤要死我先担,我出了事有组织,农民出了事,修路钱还不够办丧事。”你每天都把争着要先下的农民喝退,自己先用绳吊下去,把炮眼打到六、七寸深,或打几个立足的窝坎,才让民兵下来。血泡象黄豆布满你的手掌,破了又起,汗水如涌泉浸透你的衣衫,干了又湿。连日超负荷劳累,肺病又复发,极不规律的生活,终于使你倒在工地。重感冒、高烧40度,但你放心不下板壁崖这只,晚上输液服药,白天你又拄着拐棍,爬到工地去装药,去放炮,一周后,高烧刚退,你就又操起铁锤下了板壁崖。
    经过102天的苦战,你带领村民用2.2万元的有限资金,搬走了3万立方土石,其中石方占90%,修通了5.7公里的村级公路,整个工程下来,没有发生任何工伤事故,一个公路专家赞叹道:了不起,这是公路史上的奇迹!
    1991年元月1恩日,汽车的轰鸣声,激越的鞭炮声,人群的喧笑声在铜宝山交响。乡亲们从四面八方倾巢而出,团团围住进山的铁牲口,这里摸摸,那里瞧瞧,还有县、镇领导也来了,既是参加典礼,也是慰问。
    不知谁兴奋得先哭出了声,不一会儿,全村男女老幼都哭了起来,喜庆的典礼,变成了泪的海洋。95岁高龄的太婆姜传英由儿子背来看汽车,一把泪一句话:我不该老啊,儿子孙子你们好享福啊!你们要记住聂高建的恩德啊……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人们只能用眼泪表达他们的心情,这是兴奋的哭,这是幸福的泪,还是公路姗姗来迟的委屈?
    让眼泪尽情地流吧!
    但愿泪水能集成清泉,洗去昔日几多艰辛酸涩的尘土。你带领群众修通公路的同时,也沟通了人民对你的理解,对党的理解,你在劈开汽车道路上荆棘的同时,也劈开了人生旅途上丛丛荆棘,开劈了一条富村富民的光明路,村民们赞美你是——
   
一条浓情的黄牛
 
    铜宝山穷、铜宝山苦、你来到山上吃粗粮、干苦活。书记、村长一肩挑,官不大,事偏多。你把心带山上,无公事,坚持不下山。儿子想爸爸,白天门口望,晚上门口喊爸爸——快回来呀!儿子想你是因为你宠爱他,儿子病了住进了医院,你有没能回去,年轻的妻子思念你,带着儿子爬上山去看望你。第二天,又被你劝回了家,妻子说:我了解高建的德性,事不办成功,睡不着,吃不香,我需要他,但铜宝山的乡亲更需要他……
    为了群众利益,你有时很绝情。听一个老农讲:有一次,聂高建下山跑公事去了,他丈人老(岳父)家要炸窑窝,心想女婿修路,炸药有的是,就在保管员手里拿了10斤药,你看,聂高建一回来,发现药差了,保管员吞吞吐吐地把事情告诉了他,他二话没说,刷刷地在纸上写了三条,内容是:一、迅速退出炸药二、公开检讨,罚款20块;三、若不交出,移交派出所以诈骗论。丈人老气极了,当天下午就退了炸药,聂高建还是不放手,硬要老头子当中检讨了才罢休。这样一来,一些想做手段的都不敢做了,一条路修下来,帐清清白白,钱不差分毫……
    长短结合,农副兼顾,物质与精神同兴,是你的拿手好戏。女青年向小兰动情地介绍说:高建哥办事想得远,他看到我们一些青年心灰意懒,便逐个启发教育,让我们看到了铜宝山的前途。怕我们寂寞,为丰富我们的文化生活,村里花300元购买了刀具、服装,成立了一支64人组陈的狮子、彩莲船、花鼓戏艺术表演队,春节一直唱到镇里,几乎家家有演员,可以说,这儿庞大的村级表演队在县内绝无仅有。现在,我们村年轻人都安心了,以前在流浪的4个人也回来了。我们青年都参加了民兵组织,与高建哥一起开发荒山,建立了老武育才基地,上月课,结合生产,学习军事,今年村里种了180亩地膜,100亩烟,解决了我们村吃粮用钱问题,仅烟叶一项各家各户加起来就有一万多元,还开出了1百亩茶园,一百亩板栗园,建了十亩鱼塘。5年后,每年收入15万元,到时间,铜宝山真就是宝山了……
    不到一年,你便完成了预计三年完成的十个一,但你并不满足,又加上几个。11月中旬的一天,一个叫覃发河的老人摸着自来水管向我们讲开了:过去水要挑,磨要推,现在家家吃上了自来水,称盐打油往双代店一跑,生病拿药几分钟就到,几万元的山货土产拉到了山外,近千吨生产、生活用品用汽车送到了我们身边。聂高建又筹备着建一所学校,拉一根电线,架一条广播线,建一个村福利院,说是让娃们读好书,山里好后继有人,让户户电灯明,广播响,9个50岁以上的单身汉有养老的地方。最近,广播线已牵上了山,今年6月动工的学校也已完工,准备12月5日典礼,这个学校可是铜宝山到如今唯一的平房,有97个平方,投了1200多个工,用了七千八百块钱,给娃而们做的乒乓台,栽了篮球架,做了22套新课桌凳。几个月大旱,附近水干了,高建把我们村40几个强劳动力都发动起来,从6里外的沟里挑了300担水,才把学校楼坪浇起,高建的肩膀都破了几层皮……他搞起事来真象条牛啊!
    是的,聂高建是一条浓情的黄牛,是你用一片真情,犁开了铜宝山上的冰土,种下了乡亲们的致富希望。在山民心中,你是活着的雷锋…采访中,我们仿佛走进到一个浓情熔解了山村,对!这就是情铸的铜宝山啊!

   

                                           (刊于1992年《党员生活》、《农村工作通讯》、《湖北少数民族》等8家报刊)

(责任编辑:官网总编)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