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 官网.cc www.gw01.cn www.chinagw.net.cn
新闻 国际 政务 军事 本网 趣味  官网 中国 部委 国企 联盟  政务 访谈 为官 高官 百态 赏析  公文 写作 代写 
城市 农事 金融 交通 通讯 地产  卫生 招商 电能 矿业 商街  企业 旅游 科技 学校 产品 藏宝  传媒 美食 人物
查询 法律 火车 飞机 地图 天气  休闲 读书 星座 游戏 音乐  论坛 微博 空间 留言 批评 检举  信息 广告 商城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友播报 >

王韵涵:汪国新诗书画院落成感怀

时间:2012-11-30 22:13来源:中国官网 作者:王韵涵
编者按:全国政协委员,三峡画院院长,著名书画家汪国新的创作基地之一汪国新诗书画院正式在其故乡湖北宜昌长阳古城落成。该诗书画院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是湖北省的重大文化工程。汪国新先生做为长江之子,也特别钟情于上党文化,太行风情。2000年以来,曾
编者按:全国政协委员,三峡画院院长,著名书画家汪国新的创作基地之一“汪国新诗书画院”正式在其故乡湖北宜昌长阳古城落成。该诗书画院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是湖北省的重大文化工程。汪国新先生做为长江之子,也特别钟情于上党文化,太行风情。2000年以来,曾五次到长治考察观光、写生访友、赋诗作文,决定在我市黎城县洗耳河风景区打造“汪国新诗书画院山西分院”创作平台。汪国新先生作为中国当代一流画家,实力派代表,落户我市无疑是我市文化生活的一件大事,是太行画廊的一道亮丽风景,对我市文化产业的发展,有十分重要的启示作用。著名作家王韵涵作为汪国新的至交应邀参加书院落成,感受良深,写下了“感怀”。本报特约之,以飨读者。


生命的灿烂  灵魂的皈依

——湖北宜昌汪国新诗书画院落成感怀

王韵涵

只要热爱生命

苦难也是美丽的

——郑桂兰

向南·向阳·向江

深秋时节,收到“汪国新诗书画院”在湖北宜昌长阳土家族自治县古城落成的庆典之邀。秋意正浓,驱车南行。

向南:从古城长治向南出晋城,越济源,南下太行山,一路向南。

向阳:南行出太行至洛阳,径直南下是南阳,继续南下乃襄阳,直至宜昌长阳。

向江:过荆门,望长江,情到清江。


雨中静读“书画院”

从宜昌过长江,沿清江向西南行几十公里,即到古城长阳。秋雨笼罩下的清江犹如一个羞涩的少女,还未揭开她神秘的面纱。我们在一步步走近她,她的娇容也在一点点廓清。过清江大桥就是当地政府花巨资打造的“长阳古城文化一条街”。占地数亩的由沈鹏、刘大为、冯远题写院名的“汪国新诗书画院”就座落在这里。她背靠青山面对清江,含蓄儒雅,钟灵毓秀,犹如一个江南处子。灰瓦,白垣,马头墙,典型的江南书院型“四合院”。是一座集展览、创作、研讨、会所、演出等为一体的多功能“艺术平台”,蕴含着天人合一景象万千的气场。

岁月如歌,仿佛穿越时空。为了珍藏!这次郑桂兰老师把她们几十年人生的所有近千幅图片让我拷贝到一个足够G的硬盘之上。有的从未发表过,是人生的经历,更是人生的秘密!走过岁月一路放歌!幸福之歌,酸楚之歌,死亡之歌,重生之歌,复活之歌,蹉跎之歌,是咏叹调也是进行曲,是赞歌是悲歌,是五味杂陈的歌。这是一部史诗,无法全过程展现,我只能撷取一些片断以特写展示之。

当年豆蔻年华的郑桂兰是长阳县的团干部,是年轻貌美的才女,追求的人可以想象之多,而那时的汪国新被红卫兵整得失魂落魄,为生计所迫,为艺术所爱,他偷偷在长阳街上画画。因绘画没有“执照”,被抓到批斗,认为他画的是香花毒草牛鬼蛇神,没有画苦大仇深的贫下中农,没有画阶级斗争的伟大胜利!由于“走白专道路,死不改悔”,郑桂兰认识他时是个应该枪毙的人了,然则命运和天意使汪“漏网”,幸免于难。一次年轻画家被众人团团围住,郑桂兰也出现在人群中,当汪国新看到 郑桂兰时,犹如见到久别重逢的情人,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中众目睽睽之下主动与之握手,而对郑桂兰来说,身为大家族少女,在结婚前是绝对不能与陌生男人握手的!按照土家族规矩,一旦握了男人手,就得跟人走,就得嫁给人家了,然而一对年轻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有天作证!这就是后来被人们广泛演绎的传颂江湖的“第一次握手”。从此他们携手踏上人生之旅艺术之途。很难设想,别样一种结缘对汪国新来说会是怎样一个人生况味?

书院后面就是梦幻般的清江,当年江边长满了芭芒草!芭芒草无论什么环境都能适应,越是贫瘠坚硬的土壤越能疯长,就是在这里郑桂兰构思创作了长篇小说《长长芭芒路》,就是在这里郑桂兰完成了《长江三部曲》的再创作。就是在这里汪国新走进了中央美术学院深造,走进了国家美术馆举行了个展,在这里出发登上瑞士领奖台,走向全世界。郑桂兰阳光地坐在清江边发出了“只要热爱生命,苦难也是美丽的”的浩叹!这句名言和她穿着鹅黄毛衫的美丽倩影曾多次获奖并为人称道。

就是那块郑桂兰背靠的石头,就是那芭芒的背景成了“汪国新诗书画院”的坐标和参照!最后被神奇般的神差似的选址于此!

谁都不会随随便便成功。汪国新多次与我谈到他成功的秘决,除了有自我心性的定力外,更要感谢始终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小人的陪练。这是一曲多么豪迈与痛楚的岁月之歌。

征途如诗,以作品讲述一个自学成才无师自通,以智慧灵性和勤奋执着叩开艺术神殿门扉的汪国新。

远在名不见经传之时,郑桂兰就颇有神话色彩地提出了,真正的艺术家要懂得作品的定位,即“不在神坛,就在地摊,没有中间地带”的论断,这使汪国新的艺术有了自己的标高,定位直指神坛。事实上这个定位使汪国新成功了,而齐聚京都的百万画家,为生存而煎熬,真正翘楚者能有几人也?

沿长江溯江而上,在源头汲取力量,“搜尽奇峰打草稿,携妻背儿天地跑”。长江流域上下求索后,又南下至珠江流域,之后挺进京都!到文化政治经济中心与“高手”过招。他不断修炼,不断突破自我,以其雄厚之实力迅速在人才济济的京师崛起,艺术上独占鳌头。学术地位、艺术地位、政治地位、经济地位的确立,决定了汪国新及其艺术的境界和品位。

有诗意的情怀才有诗意人生,才有征途如诗的画作。汪国新是个诗人,是个诗情奔放的“楚狂人”。只有把事业当诗在做,把作品以诗来品,才能视征途为坦途,才有艺术的前途!汪国新崇拜毛泽东“横扫千军如卷席”的诗情,更看好“谈笑间墙橹灰飞烟灭”的壮举,也不乏花红易逝红颜不常美人迟暮的无奈。因此汪国新的作品有力透纸背的磅礴气势,也有不可言说的似水柔情,更有忠信仁勇的民族血脉!

长阳县县委书记马尚云、宣传部长肖发喜、县委办公室主任及文联主席等人亲自参与了书画院的酝酿立项、建设施工、创意布展等,得以对汪国新郑桂兰夫妇有了零距离的了解。对汪国新夫妇岁月如歌征途如诗的艺术人生有震憾心灵的感动。他们不无感慨的说,苦难造就了英雄,奋斗孕育了成功,苦难、奋斗和成功是汪国新郑桂兰的人生三部曲。

由长阳县委打造的典雅隽秀的南曲《江山美人》正在上演,拉开了书画院落成开院的序幕。



醉里凭吊“桑梓地”

一瓶湘泉酒鬼陈酿下肚,醉于汪国新书院庆典而不能醉于晓川儿子结婚庆典实无奈也。汪国新牵着我的手在灯光闪烁的夜晚去凭吊他的出生地、上学地、工作地、父亲去世地……这里是他的“桑梓地”,也是他的“伤心地”。

宜昌可以说是汪国新的“第二故乡”,他祖籍在武汉江汉路上。当时的江汉路是武汉三镇最为繁华的商业街区,那时的汉正街还是贫民居住地。那里有他祖上的房产街铺,当时是殷实的家庭。抗战爆发后,汪家祖业在武汉会战中毁于战火。武汉沦陷后,汪氏全家随大批难民沿长江西去,颠沛流离受尽千辛万苦,最后落脚在宜昌胜利四路即原转运街。汪氏先人靠打短工卖苦力,在此艰难的生存下来。1947年国共内战正酣,汪国新出生在飞机大炮硝烟四起的长江防线的贫民窟里。童年的汪国新瘦骨嶙峋,大脑袋大眼睛。出生地的后院就是小学,现为稻花香便利店。他回忆到,那时在门口的梧桐树下听故事。听嫦娥奔月,听唐伯虎点秋香。特别是一个因战乱逃至宜昌再也没有走了的北京王老汉,王老汉满肚故事,一辈子没有结婚无儿无女。面对隔江的磨基山,幼小的汪国新想象那里山外有山,一定还有庙,庙里一定有白胡须老仙……讲到此,汪国新很伤感,那时母亲每天为他送饭,盖饭卤鸡蛋卤肉泡椒,有豆瓣酱有云豆。“我坐在后排,妈妈把手捂在窗上看我上课,把饭放在老师办公室,吃完就扒在桌上睡一会儿。”忆起母亲,忆起童年,他情不自禁,示我以手机拍照为念!他拉着我又走了一个“之”形的山冈,来到他曾经的学校。夜色中,他找到那棵巨大的香樟树,他告诉我,就是在这棵树下加入了少先队。他用手剥了点树皮,拽了几片树叶,装在口袋里。他清楚地记得他是301班,他还指出了他教室的所在地。他的学校原是一座圣母大教堂,当时人们在里面诵经,过礼拜,唱诗班唱着“小鸟在前面带路,风啊吹着我们,我们象春天的小鸟……”。文革中教堂被毁,教堂里的数以万计的图书被焚烧,钢琴提琴被砸。教堂西侧为外国人的墓地,有凯旋门儿、十字架、石碑。教堂东为外国神职人员的花园别墅,有葡萄架,正对的是宽大的客厅,客厅四壁为书架,真皮沙发就放在客厅的中央,还有旋转步梯可以上楼。童年的汪国新那时立志将来一定要住上这样的豪宅!现在这里的一切荡然无存,成为宜昌中心人民医院所在地了。

1957年大跃进,大闹钢铁,校园成了炼铁厂。操场上矗起高炉,巨大的标语“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同生产劳动相结合”。红卫兵,红小兵,抬矿石,除煤渣,大锅饭,热火朝天,狂热至极。这些生活和阅历都成为汪国新艺术创作的一部分。

汪国新下榻的宜昌标志性建筑——万达酒店,原是一个濠沟。那时的江面宽阔,沟渠与江平行,旁边就是美孚石油公司,有高大的水塔,下面就是沿江派出所。儿时狂狷,下江游泳,被派出所干警抓来责罚训话,扣了衣服。派出所还在,当年被逮到认罪的房间还在。想起在那个角落写检查写保证书,让父亲来签字,汪国新感慨,明年这个地方将要盖起一座比万达还高的建筑。沧海桑田之感油然而生之!这地这房这树这一切都使他不能自已!

离学校不远的山冈下就是汪国新父亲的去世地——胜利二路。那时父亲才五十岁,弥留之际手一直在捶胸,不能说话了。汪国新让我用手机拍下了父亲临终前的地方,现在是小商贩的摊位。那时因无钱看病,父亲在还有呼吸的情况下就被两个人东摇西摆的抬上白龙岗草草掩埋。说到此,汪国新备感遗憾,因无钱医治,离医院只有咫尺之遥却未能就医,为自己无力挽救父亲而愧疚万分,几十年来永远是盘踞在汪国新心头的一个阴影!

他要带我去母亲生活的地方。母亲生前使用的一切物件都保留了下来。母亲活了九十四岁。后来与妹妹生活在一起,由于路远,没有去。他表示等下次来是一定要带我去看看的。

常言道,一个成功人士的背后必有一个伟大的女性!父亲去世后,汪家生活更为艰辛!坚强的母亲带着全家儿女艰难地前行。打那起为了母亲的微笑,为了母亲的尊严,成为汪国新创作不竭的动力!母亲也为儿子的成就万分欣慰,为汪家的中兴骄傲不已。前几年汪母去世后,在地方政府的大力帮助下,汪氏父母终于合葬于长江边上的一块宝地,两位老人含笑于九泉。

来到楚水巴山影院,汪国新抚摸四根紫色大柱。抚今追昔,他在这里的艺术创作已经萌芽,门房就是他的画室,隔壁就是老师的婚房。院子里的四层小楼的二楼,后来成为他和郑桂兰的爱巢。那里当时长满芭蕉,他在此做体操跳高,儿子钻铁门看电影,写下青春岁月诗作数百篇。

最后带我到了他现在宜昌的家——世纪花园。那是个高档小区,园里植满名花异卉,哥特式的建筑风格,犹如置身西欧。汪国新的复式花园,里面是名贵家俱,露台植满桂树,长着芷兰,给人以桂馥兰馨之感。现在的生活可以说与父辈比是天上跟地下,与早年的自己比乃今是而昨非。     

雾里三游羽化仙

汪国新郑桂兰夫妇在回顾人生之旅和创作之时的关键时刻或迷惘之时,总好结伴来到三峡起始点的“三游洞”,希望得到某种启示或顿悟。多少次,他伫立三游面对峡江,思考着出世与入世的人生真谛,思忖着形而上与形而下的艺术考量。

在去往三游洞的途中,汪国新道,公元六世纪有前三友白居易、白行简、元稹;公元十一世纪有后三友苏东坡、陆游、欧阳修;公元二十一世纪有新三友汪国新、郑桂兰、王韵涵。汪国新崇尚古之先贤仁人,假如白居易、陆游、苏东坡有灵或再生,汪国新定会是他们的至交,他们会烹茶会论道。一个普通的洞穴,因为有了文化名人的造访,成了千百年来人们趋之若骛的地方。这就是文化的力量,是文化演绎着历史。当途经十多年前百万三峡大坝民工居住的棚户区时,又使人感到是人民推动和创造了历史。

忆及当年,小学毕业时的汪国新已是一个崭露头角的小画家。出板报,写海报,画版画,为了能自食其力,毅然到宜昌童装厂当工人,即童工。瘦小的身体,繁重的劳动,抡着比自身体重还重的大斧劈开从神农架运来的粗大原木。13岁的汪国新,因有绘画绘图及书法的特长,后被调到童装设计室设计童装图案。什么鸳鸯戏水、喜鹊登梅;什么兰草、牡丹;什么小鸟、蜜蜂等吉祥图案题材都是他的长项。说到现在的“卡通”艺术乃为黄毛人,外国货,呲牙咧嘴,严重冲击着中国的传统文化,这种洋玩意为汪国新所不齿!童装厂原为一个民族资本家的公馆,解放后人去楼空,大房间做了车间,小房间做了办公室、洽谈室、设计室。至今汪国新还怀念这个无名无姓的资本家。历史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就在距汪13岁工作的童装厂几十米处的一幢现代化的办公楼里就是他33岁的儿子汪汀工作的办公室,想起自己工作的岁月环境,再看看儿子工作的时代环境,他有说不出的感慨。

在去往三游洞的江边小广场是镇川门广场,是古时“楚蜀之界”。每当重大抉择,南下或北上?进或退?破釜沉舟或安身立命?跨越变革,战胜自我。郑桂兰总爱独坐江边静思,看大江东去,观潮起潮落,决定自己何去何从,把握自己命运的走向。

我们漫步在三游大洞,汪国新看着4岁的小孙女汪子民熟练地用ipad拍照、剪辑、传送,也下意识地感到岁月无情,时不我待。站在三峡起始点上,汪国新几次与我合影,希望我能干一番新的事业。建议我为他启动“汪国新诗书画院山西分院”和“京晋作家艺术家洗耳河创作基地”,弘扬民族精神,光大关公文化!院址就定在他亲自考察过的太行山丹霞地貌有美丽传说的人杰地灵的洗耳河攀堡古村落!我顿感责任重大,任重而道远!

如今,天才的汪国新夫妇,用他们对祖国人民的爱对民族艺术的情,打造了一个全新的集绘画、工艺、博物馆、美术馆、旅游、房地产、酒文化系列产品等等硬件加软件的“艺术航母”。在湖北被誉为“宜昌出了个齐白石”,被收藏家称作“中国吉祥画家”。

同行的汪国新的“粉丝”胡庆林先生颇有感慨地说:“汪大师回宜昌不敢声张,否则他会接迎不暇,喜欢他的人太多了!因为他是宜昌人的骄傲!”

汪国新认为,真正的艺术家是大象无形的。要不断地立相破相,不断地结缘了缘。唯此艺术生命才会常青艺术境界才能灵虚。关公、岳飞永远是他的偶像和精神标高。文化就是“文而化之”,要不断分离融合,羽化才能“成贤”,羽化才能“成仙”,才能活出一个人的尊严,才能打造出一个民族的伟岸。



生命·爱情·艺术

在巴国楚地,奔腾的长江之畔是古彝陵;静静的清江之畔是古长阳;那里是汪国新郑桂兰夫妇的生命之根,爱情之根,艺术之根,那里是他们灿烂生命的发祥地,那里是他们灵魂皈依的伊甸园。
(责任编辑:官网总编)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推荐内容
官网信息资源均来自网上搜集及网友自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官网主管单位:湖北金猪传媒有限公司 中华人民共和国组织机构代码证:69178405-0
编辑部电话:010-65828781 总编电话:13487283888
邮箱gw648838488@163.com 648838488@qq.com
鄂ICP备09001346号-7号 中文域名:官网.cc 英文域名:gw01.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