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 官网.cc www.gw01.cn www.chinagw.net.cn
新闻 旅游 农事 奇石 本网 趣味  官网 中国 部委 国企 联盟  政务 访谈 为官 高官 百态 赏析  公文 写作 代写
城市 农业 金融 交通 通讯 地产  卫生 招商 电能 矿业 商街  企业 游玩 科技 学校 产品 藏宝  传媒 美食 人物
查询 法律 火车 飞机 地图 天气  休闲 读书 星座 游戏 音乐  论坛 微博 空间 留言 文化 检举  信息 广告 商城
gw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社区 > 今天头条 >

“天堂”3日游:医院重症监护室见闻,我的5点感悟或许你救你的命

时间:2019-06-10 18:08来源:怪奇公社 作者:刘洪进 点击:
心肌梗塞,我被送上手术台。 没有恐惧、没有害怕、没有悲伤、没有遗憾,我平静地等待阎王爷对我的判决: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心想:我一辈子都在做善事,即使生命结束,旅游,也应是上天堂的。 从上手术台,到重症监护室,共经过了3天的生命考验,我把这3

心肌梗塞,我被送上手术台。

没有恐惧、没有害怕、没有悲伤、没有遗憾,我平静地等待阎王爷对我的判决: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心想:我一辈子都在做善事,即使生命结束,旅游,也应是上天堂的。

从上手术台,到重症监护室,共经过了3天的生命考验,我把这3天,称为“天堂”3日游。

第一天:突发心梗,自己驾车进医院,门诊巷道检查时,直接手术

2019年5月30日下午3时许,我突然感到胸口闷痛,气短难受。老伴正在田里插黄瓜苗支架。

 

宜昌城区

听到我的电话,她丢下农活,带上速效救心丸,我驾着车,沿红花套至艾家的乡村公路,往宜昌市中心医院赶。路上,含食了几粒硝酸甘油,这是5月28日我的大妹妹送给我的救命药。之后,又加吃了4粒速效救心丸。用了约40分钟,我们从宜都市红花套镇渔洋溪三组怪奇公社,来到了宜昌市中心医院门诊楼。

在医院心血管门诊巷道,随着检查开始,我发现医生护士变得快手快脚,一个个急匆匆地的样子。不一会儿,几个男护士推来一个床,要我躺下,并命令我不要动。

带我查病的老伴,被医生叫到了一边,说了些什么,我不知道。

紧接着,护士拿来几张表单,要签字。我来不及看上面写些什么,救人要紧,我与老伴都迅速在所有表单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之后,我被直接推进了手术室。这时,已是30日下午5点多钟。三个男护士将我抬起,送上了手术台。高大的医疗机器,林立在手术室内。三四个医师在忙着,有一个医生嘴里不断发出指令。

我按医生的指令,伸出右膊,见医师拿着一把比筷子还长的带绵球棒,浇上消毒水,在我手臂上摩擦。

我闭上眼睛,任由医生摆布。耳朵听到的,都是医师们的对话:“需要两个支架。”“是用进口的还是国产的?”“国产的也过关了,就用国产的。”“往前一点,退后一点,好了。”

右手臂手腕处,一阵发胀,这种胀痛直到胳膊弯,再往前,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我在想,这两根支架是怎么就到了心脏呢?支架肯定是安好了,之前的闷痛感觉消失了,心口部位略有不适或伤痛感,人明显感觉轻松多了。

手术约进行了40分钟左右。几个男医护将我抬到一张床上,把我推进了重症监护室。

 

护士站

重症监护室的病人,都是病危者。我的鼻子被插上了氧气管,胸部连接了测量心律呼吸的一些仪器,左手臂还套有血压测量仪,每半小时自动测量一次。

连老伴都被挡在重病监护室外,眼前只有医生、护士和阿姨(女护工)的活动的身影。

只有早晨、中午、晚上三个吃饭的时间,家属才能进室内探护,主要是帮助病人进食。完成这项任务后,家属又被拒之门外,在巷道中守候,等候叫唤。

30日晚上,大妹妹大妹夫都来到了重病监护室,我感到奇怪,他们怎么知道的?一问,才知道:是医生要老伴赶紧通知所有亲人,老伴通知了两个人:一个是我大妹妹刘红英,还有在北京的女儿。

手术后,虽然人很清醒,但还是感觉很困,也没深问,也没多想,便闭着眼睛,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天堂云

当天好笑故事:

在重症监护室,我感觉头发热,一个漂亮的女护士说:“查一下体温。”我说好。当时,医生护士都在抢救斜对面病床上的重症病人。半小时后,漂亮护士到我病床前,说:“您把温度计给我。”我笑着说:“我身上还没有温度计呢。”漂亮小护士也一笑,说:“对不起,忘了给您了。”

第二天:听半小时救命故事,身边的病友不断有人离开,我变得听话

醒来,已是第5月31日凌晨,在我病床的斜对面,一个心梗病人手术后进入重病监护室,这个病人痛苦的叫声,一直持续着,打破了重病监护室的寂静。

 

重症监护

医生、护士、阿姨(女护工)轮番前往,这是个比我年龄更长的老者,约70岁左右。

早上7点,早餐时间,我老伴进来了,她问我想吃什么,我说:“馒头。”“想不想吃水果?”“大樱桃”。

不一会,老伴买来馒头和大樱桃。老伴将馒头撕碎,一点一点喂到我嘴里。吃了不到一个馒头,就没有食欲了。接着吃大樱桃,我想,这次一定来个猛吃,可是只吃了三粒,就吃不下了。

我发现,老伴的神情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便不断地安慰她,我说感觉很好,与没有病是一样的。尽量说些好笑的话,让她缓解紧张。

老伴见我把病不当回事,终于忍不住告诉我,她听到见到的可怕现实:原来,我的心脏主动脉已全部堵死,医生说,如果手术再迟半小时,救命的机会就失去了。

做心脏支架手术时,老伴就在透视屏前看着,只见心脏部位一片苍白,当支架送入心脏,将堵塞的血管疏通后,细如发丝的血流便迅速布满心脏。

 

热闹的门诊

因心脏堵塞的时间较长,对心脏细胞有损伤,所以,即使做了支架,也有可能引发手术后并发症等各种病变,仍可危及到生命安全,所以在做手术前,医生要老伴通知所有亲人,就是怕下不了手术台,或手术后引发并发症,让亲人们来见我最后一面。

医生告诫:手术3日内,是高危期;1个月内,也是危险期。所以,医生瞩咐了又瞩咐:5天内,不得下床;1个月内,必须静养(不得负重、熬夜)。

斜对面病人痛苦的叫声,打断了老伴的陈述。

我终于明白了,老伴脸上的恐惧神色,都源于我病情的严重,这让我陷入了沉思:是啊,我不是一个简单的个体,而是一个家庭的一部分,一个群体的一部分,我的生死,还真不能由着性子来,应珍惜来之不易的生命重启,配合治疗,重返往日平凡的旧生活。

5月31日下午,斜对面病床病友的痛苦叫声,慢慢减弱了,直至归于沉寂。代之而来的,是病友女儿哭泣声,女儿哭父,凄惨如唱,念念有词,随着一声又一声“爸爸——您为什么要这么早离开我们啊——”,女儿对父亲的哭泣,虽与我无关,但我还是不知不觉中,落下一滴眼泪。

老伴说了:“在重症监护室,一是不能下床;二是起身翻身都不能用力过猛;三是不能激动。”我告诫自己,不要让场景影响到情绪。就在这天,同病室的一个老婆婆,也悄然地离开了人世。

所见所闻,自己的病真的严重,我决定乖一点,一切按医生和老伴的话去做。

 

营养餐

 

当天好笑故事:

在重症监护室,见老伴一脸紧张,我得想办法让她缓解。

这时,我要她把尿壶给我,按医嘱,睡在病床上拉尿。

老伴接过尿壶,刚要离开,我叫住老伴,说:“等一下,告诉你点知识,《本草纲目》上载,人尿,是一味中药,但我病了,这尿,你千万别当药喝啊。”老伴听了,一下笑了起来。

第三天:过了一个特殊生日,阿姨帮我解大便,我真正的回到了儿童时代

转眼到了6月1日,是我到重病监护室的第三天,如果按24小时算一天,第三天,实为第二天与第三天的交汇。因为6月1日下午6时以后,才开始第三天。

6月1日,是儿童节,而按农历算,是农历的4月28日,也就是我的生日。

在31日,我的小妹妹和小妹夫也相继赶到医院看望。小妹妹刘玉凤自己开车从武汉赶来,小妹夫则是在出差路上,听说后,转车来到宜昌的。

 

走出重症室

 

6月1日,小妹夫的一个同事得知我住院,也利用中午吃饭时间,跑进重症监护室来看我,并送上红包。我说:“谢谢你们祝我生日快乐!”大家都笑了。

在重症监护室,睡着吃、喝、尿,都还习惯,但睡着拉大便,就很难为情了。早、中、晚吃饭时间,拉大便会满屋臭,吃完饭,家属们又都被赶到室外,不能进入病室。要拉大便,都是阿姨负责,这多难堪啊。

6月1日下午,我实在瞥不住了,要拉大便了,要护士叫我老伴进来,护士问什么事?我说想解大便。护士没有叫我老伴,而是叫来一个阿姨。阿姨一经手,这大便,足足挣扎了20分钟才出来,出便后,感觉满屁股都是屎。阿姨安慰并表杨我:“拉的很多,你侧过身子,我帮你擦一下就好了。”

这天,我病床的斜对面,又送进一个浑身浮肿的病人,每隔一段时间,病人都会从嘴里发出不连惯的话语,可能是说梦话。医生和护士,差不多整天围着这个病人转。看来病情很严重。

重症监护室,有一半是男护士。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叫董和的小伙子,与三国名士董和同名,小伙子个头高大,帅气温和,一问,小伙子就是湖北枝江人,出生在董和的故乡。

住进医院,数天没有写稿件了,电话也关机。一些平时关注我朋友,不知我到那里去了,还是出了什么事?有的人,开始到处寻找我。文成国、徐荣耀、杨培新、周长青、孙军、龚万祥、胡海山、文冰等一批朋友,通过关系,找到我老伴的电话,才知道我在“天堂”旅游去了。

6月2日下午,是我进入重症监护室第三天整天,由于恢复得还可以,终于结束了“天堂”3日旅游,获准转入普通病房,除两天内不准下床活动外,完全回到了社会圈。

就在我到普通病房的这天,听说重病监护室我病床斜对面新来的年轻病友,已离开了人世。命

朋友来探视

 

当天好笑故事:

我患心肌梗塞,做了支架手术。这种手术,叫微创手术,就是在右手腕的地方,开出一个比米粒还小一个口,通过智能机器,将支架送入心脏。

术后,医生在我手腕上安了一个如电子手表的长方型壳状物件。医生瞩咐,右手腕千万别乱动。醒时还可以不动,可睡着后,就不听使唤了。

醒来,戴“表”的手腕出血,将被子也弄脏了。这时,睡在床上的我,发现手右腕壳状圈的边上有一个突出的包,马上叫来医生。医生一看,笑了,说:“这是你自己的手腕骨。”我把右手腕转到眼前,一看,果然是自己的腕骨。

“天堂”3日游,因来能下床,实为思绪的神游。这让我对生命,进行了一次集中地思考,如何救命,如何处理生死存亡大事,我有以下5点感悟,现与大家分享:

一是要选择技术过硬的医院。

心肌梗塞,现代科技已经突破,只要选择技术过硬的医院,生还的可能性是很大的。这次,我们选择了宜昌市中心医院,路,是走对了。

二是要舍得花救命钱。

多数人在遇到大病时,财力上都是困难的。但是,为了救命,再多的钱也得花。

三是要人命的病,一定要早治。

我心口痛,第一次出现是在5月12日下午,但我并没引起重视,后经大妹妹刘红英提醒,才预感是得心脏病,如果早治,也不会有病危的“天堂”3日游了。

四是人的生命,不是简单的个体,而是群体的。

这次手术,担心害怕的是我老伴和我的亲人,还有一些关注我的朋友们。亲情、友情,人际交流,是人生存的根本。珍视生命,过好每一天,不仅是对自己生命的尊重,也是对亲情友情的尊重,对社会的尊重。

五是要正确地面对死亡。

死亡,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过程。哲学家说:“物质不灭。”人的死亡,只是换一种存在运动方式而已。因此,面对死亡,不用恐惧,不用害怕,应平淡应对,勇敢面对。

三个救命恩人:

大妹妹:刘红英

5月28日中午,大妹妹刘红英听到我讲述5月12日心口痛情况,当即判定我是得了心脏病,并要我一定要抓紧到医院检查,并将一瓶硝酸甘油送给我,要我在痛疼时含服。这为我闯过生死关赢得了时间;

老伴:张大萍

丢下一切事情,筹集救命资金,她担惊受怕,日夜守候,像母亲照顾婴儿一样照顾我,无半点怨言。

宜昌市中心医院心血管医护团队:

这是一只有经验的专业团队,他们将我从医院门诊巷道,分秒必争地直接送入手术台,并通过现代科技手段施救,争取了生命重启的半小时。

作者:刘洪进

2019年6月10日完稿

 

(责任编辑:官网总编)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