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 官网.cc www.gw01.cn www.chinagw.net.cn
新闻 国际 政务 军事 本网 趣味  官网 中国 部委 国企 联盟  政务 访谈 为官 高官 百态 赏析  公文 写作 代写 
城市 农事 金融 交通 通讯 地产  卫生 招商 电能 矿业 商街  企业 旅游 科技 学校 产品 藏宝  传媒 美食 人物
查询 法律 火车 飞机 地图 天气  休闲 读书 星座 游戏 音乐  论坛 微博 空间 留言 批评 检举  信息 广告 商城
gw
当前位置: 首页 > 藏宝 > 奇石 >

我与石头有个约会——记三峡奇石收藏家刘洪进

时间:2014-03-14 09:10来源:中国观赏石协会 作者:翟雪莲
我和石头有个约会 记三峡奇石收藏家刘洪进 千年等一回 是谁悄然留下的画卷?或书漫山红叶明艳如火,染尽秋色;或写百舸争流扬帆万里,气势恢宏,时而疏狂写意,时而工笔勾勒,一千年才铺出一个底儿,再一千年描就一个轮廓--------千年复千年,才画就如今的模

我和石头有个约会
——记三峡奇石收藏家刘洪进

千年等一回

    是谁悄然留下的画卷?或书漫山红叶明艳如火,染尽秋色;或写百舸争流扬帆万里,气势恢宏,时而疏狂写意,时而工笔勾勒,一千年才铺出一个底儿,再一千年描就一个轮廓--------千年复千年,才画就如今的模样,然后他把这奇绝的画卷留在时间的洪荒里,让它们静静地等待,等待一个有缘人,等待着一次千年的邂逅……

    一个普通的周末,刘洪进又一次背上他那已显破旧褴褛的简易旅行包,扛上钢钎,邀个好友,满怀期盼,开车出发了。此行的目的地是宜昌市远安县西河。这里,对于刘洪进及其好友江和平来说还是一块处女地。车在乡间公路上飞驰着,绿色扑面而来,涨满眼帘。空气中弥漫着庄稼地的特有清香,甜美而安静。想到可能的“艳遇”,两人就像热恋中的小伙赶赴约会一样有些急不可耐起来。

    可是当车开到夷陵区分乡时,一辆客运中巴忽然失控般拦腰冲来,一下将他们的小车撞到坎边。两人好不容易从车厢里爬出来,浑身都吓出了凌凌的冷汗。江和平脸上划出了一道血口子,小车也光荣负伤,侧门凹下一个大窝,但这意外的趔趄并没有吓跑他们的勃勃兴致,反而越发高涨起来。好不容易处理完事故,从警局出来,已是日上中天,艳阳高照,他们兴冲冲拦下一辆拉磷矿的大车,仍然不依不饶朝西河奔去。

    一到西河,刚跳下车,他们就掳起衣袖,卷起裤腿,开始细细地寻寻觅觅。

    7月的烈日如流火,石头被晒得白晃晃的刺眼,热浪一袭袭卷得人都要窒息。而刘洪进却全神贯注地审视着脚下。不停用钢钎这儿撬撬那儿杵杵,沉浸于一种忘我的境界里,早已忘了烈日炙烤,汗下如瀑。

    “快看,泰坦尼克号!”,刘洪进一声惊喜的叫声,江和平闻声凑过来一看,一块乳白色船形石赫然呈现在眼前,奇妙的是船沿边还有几道深刻的条状沟渠,如船头翻飞的浪痕。“好石头”江和平啧啧称奇。刘洪进宝贝似的将石头慢慢掀起,仔细端详一番,然后才小心翼翼抬到岸边草丛中,继续低头寻觅。不久,一堆乱石边,刘洪进又发现了一块黑白相间的水波纹奇石,仿佛长江滚滚奔涌,奏成一曲豪气冲天的高歌,这种石被称为“流纹”石,正是西河特产。刘洪进给它取了一个爱称“三峡水歌”。

    也不知走了多久,脚下的石头开始逐渐模糊起来,两人依然恋恋不舍,继续蹒跚前行,直到终于什么也看不见了才抬起头来,看看表,已是晚上九点多钟了,才知道两人已沿河走了六个小时,疲备和着饥饿一起袭来。四周黑漆漆一片,方园几里荒芜人烟,两人摸着黑,一边一脚深一脚浅地往回走,一边为今晚能否找到落脚的地方犯愁。终于走上了公路,好不容易盼到一辆车经过,两人拼命挥手,但车非但没停,反而加速没命地从他们身边开过去。希望一次次落空,夜越来越深,两人越来越烦躁。为啥就没有人学雷锋呢?两人面面相觑,突然恍然大悟,原来是手上的钢钎在作怪,人家以为他们要打劫呢?

    晚上10点多钟,终于有一辆车在他们面前停下来。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两人在苟家垭歇了一夜,第二天,找了一辆农用车,将前一天辛苦寻得的宝贝一一搬上车拖了回来。

    一千年一次的懈逅,只等一个有心有缘人。正是众里寻她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想说爱你并不是很容易的事

    起初,你只是你,于千千万万人之中,我只是我,于千千万万石之中。相遇后,我成为你的画,你的诗,你的故事,你的宝贝,而你,成为我的一生的知己。

    三峡石最早进入刘洪进视线是在1996年,宜昌举办了首届三峡奇石展,作为宜昌日报记者的刘洪进负责采访这一活动。那些惟妙惟肖的石头让刘洪进眼睛着实一亮,原来石头中也有如此的艺术品。赞叹归赞叹,藏石在刘洪进眼里还是件挺遥远的事。

    1999年,刘洪进又被时任宜昌市委宣传部长的文成国派去采访长阳清江移民吕宗林靠卖奇石致富的事迹。与奇石的二度相逢后,刘洪进依然石趣不高。

    直到2000年,刘洪进成为宜昌日报三峡旅游版主编。为了办好报纸,刘洪进拜访了宜昌许多艺术界知名人士,奇怪的是几乎在每一家,他都会看到若干块楞头楞脑的石头摆在主人家的展柜上,而主人一提起自家石头无不津津乐道,滔滔不绝地向他介绍起石头的品名,画面的内容。

    就这样,耳濡目染,不知不觉中刘洪进对石头日久生情。藏石悄悄地成为刘洪进生活中重要的部分。每个周末,刘洪进都会雷打不动,扛上钢钎,游走在宜昌大大小小的水道旁,从长阳土家族自治县的清江、响石河、招徕河、丹水、九湾溪、雪山河到宜都市的九道河,碳木沟,从五峰土家族自治县的干沟河、渔洋河、湾潭河到兴山县的香溪,秭归县的童庄河、杨林河到夷陵区的黄柏河,无不留下他的足迹。为觅石踪,他几乎将宜昌的河渠沟壑走了个遍。有一次,一个石友从一本小册子上发现了一位老师描写宜都市潘家湾乡炭木沟石头“漆黑如炭”,立刻告诉了刘洪进,刘洪进如获至宝,欣喜万分,因为到目前为止,宜昌尚未发现漆黑如炭的玄石。两人迅速邀约周末探宝。

    炭木沟是个荒无人烟的偏僻沟壑,沟里荆棘锁道,羊都走不过去,更别说人了。他们只好雇请了一位当地农民作向导,拿着镰刀劈荆斩棘,开道行进。艰难行进10多公里来到谷底,他们傻了眼,失望迎面袭来,这里的石头全是灰色岩石,一点也不是他们想象中的漆黑玄石。20多公里荆棘路,回到山上,身上的衣服、皮肤已被荆棘拉剌得“破绽百出”。

    如果说下沟渠已是万难重重,那么比起下深洞还是大巫见小巫。2001年春的一天,刘洪进来到清江榨洞,这里正在兴建旅游景点——女神寨,为了考察洞穴,同时寻找奇石,刘洪进与几个农民在没有任何道路和光线的情况下,仅靠手中的数根蜡烛深入洞中数公里,洞中行走险象环生,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但为了探个明白,刘洪进没有胆怯,硬着头皮坚持考察到底,在洞中他惊喜地发现了雪白色钟乳石和梅花样的奇石,但洞中仅行走就是手脚并用,根本无法搬运物品,更何况石头了,这些精美的石头只能让它永远留在洞穴深处了。刘洪进遗憾之余却又别有一种甜蜜在心头,藏石天地间不更是一种疏狂自在么?

    只因为想说爱你并不是很容易的事,那需要太多的勇气。
 

最浪漫的事

    论起石头道行来,刘洪进只能算个晚辈,但刘洪进的那分执着与投入很快使他成为三峡藏石界的一面旗帜。且不说他短短数年的功夫,就收藏奇石300多种5000多件(其中三峡雨花石3000多件),有300余件奇石作品在各种报纸、杂志、网站上发表。单单说在他主持宜昌日报三峡旅游上开辟的奇石估价栏目,就在宜昌刮起了一阵藏石飓风。

    2001年前,宜昌藏石者不到两百人,且主要是一些文化艺术界人士,奇石作为天然的艺术品并不为广大老百姓所接受。同样是艺术品,为什么画家一幅画就可以卖到成千上万,而石头仅仅因为是佚名作品就贱了?刘洪进凭着自己对奇石的独特认识,首次在报纸上对单件藏石进行估价,他参照奇石在世界发达国家销售情况,按品相好坏评估,成为三峡第一个民间估价师。每块奇石动辄万元,几十万元,极大地吸引了读者的眼球,三峡奇石一时间成为街头巷尾的热门话题。同时,在藏石界也掀起了哗然大波,褒贬不一,议论纷扬。一些经营户对估价提出抗议,因为过去他们从农民那儿收购石头,每块奇石头仅几元钱,最多十几块钱,如今却涨到了几十元,几百元,甚至数千元上万元。一些农民则发出了由衷的赞叹声,来自河道附近的农民,更因此找到了新的谋生致富门路,长阳一些售卖奇石的农民称刘洪进是他们的“大恩人”。

    正是刘洪进赋予了奇石的价值概念,使许多老百姓在这奇石经济的吸引下,也开始涉足藏石。不久宜昌便涌起一股藏石热,不到3年,藏石户就多达两万多户,仅藏石在四十枚以上的大户就有2000多户,三峡奇石已飞入寻常百姓家。而凡经刘洪进认可的奇石更是身价倍增,经过他估价的奇石大多卖出了好价钱。

    刘洪进不仅在宜昌刮起了一股三峡奇石风,又打开窗户,让这些风吹向全国、全世界。他一边藏石,一边研究,一边撰文,只要哪儿有好奇石,他就不遗余力,上门给人家拍照片。四年多时间,他在新华社、中国新闻社、人民日报海外版、收藏杂志、花木盆景杂志、湖北日报、长江日报、楚天都市报、宜昌日报等全国数十家媒体发表奇石新闻、图片、通讯、小论文600余篇,向世人宣传三峡奇石的魅力。其中《三峡奇石价值评估十看》、《三峡奇石魅力无穷》、《打磨抛光,三峡奇石“璞”变“玉”》、《赏石,宜昌新时尚》等文章还被港澳等多家媒介多次转载。他所宣传的“三峡奇石王”李发军,“万枚奇石万头猪”吕宗林,“石疯子”石文双,“奇石新品发现人”张元林,“投资百万建家庭奇石馆”的胡波,“三奇”人物汪元海,“深山奇石王”李德佳,“清江奇石翁”杨远寿,“石头夫妻”范波、何秋云,农民进城办奇石馆的杨长松,建奇石宾馆的李正伦,下岗工作办石馆的蒋宏武等一批奇石人物为公众所熟悉,人们称刘洪进为“奇石记者”,并赠给他“刘石头”、“刘发现”一批雅号。

    只要一提起藏石之趣,刘洪进就滔滔不绝,他说:“横看成岭侧成峰,如果你是个艺术家,入眼的就是一幅画,虽然佚名,但有些图案和笔触连最出色的画家也不见得能画出来;如果你是个商人,它就是挣钱的工具,捡一块好奇石,无异于买中了头彩,价值连城;如果你是个收藏家,你可以看到它身上乘载的岁月之歌,久远悠长,且世间绝无仅有;如果你什么也不是,那么周末为觅芳踪,溯洄从之,求石也可锻炼身体,愉悦心身,让你忘情山水,陶然自得------”他在自己的名片上不仅印有奇石图片,还印有“以石为友,心旷神怡;以石为师,心灵神慧”的感语,以表明他对奇石的情感或评价。

    再叙藏石之乐,刘洪进概括有三:一是在寻寻觅觅终相见的发现之中;二是在磨磨琢琢芳容始现,摆上家中展柜的独赏之中;三是在参加各种展览、藏石赛获得好成绩的众乐之中,和自己的孩子出去比赛得了奖是一个道理。

    “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精美的石头会唱歌,它能给勇敢者以智慧,也能给勤劳者以欢乐,如果你懂得它的珍贵啊,山高路远也能找到它……”

    刘洪进无疑是勇敢者、智慧者、加勤劳者,所以我们相信不管山多高路多远,最美的石头总在等着与他相逢。

    与石头一起慢慢变老,是他最浪漫的事。

 

原载《中国观赏石协会网》
(作者:翟雪莲)作者单位:宜昌市东山大道119号《地方新闻选刊》

(责任编辑:官网总编)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推荐内容